吾爱中文 - 修真小说 - 凡人:从七玄门开始在线阅读 - 022、夜谈

022、夜谈

        “咚咚咚!”

        就在方离盘算着何时回去取血蚌的时候,门外突然传来一阵略显急促的叩门声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合上书籍,朝着窗外打量了一眼,外面夜色浓重,显然时候已经不早,正琢磨着谁会这么晚过来时,熟悉的声音蓦地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师兄,睡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听见是韩立,方离怀着一丝好奇,起身开门,将人领了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何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眼见韩立面色凝重,目中带着一丝焦虑,他二话不说,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韩立抿着嘴,声音有些低沉:

        “师兄可听说过‘血色禁地’?”

        忽听此言,方离心中一愣,他倒是给韩立科普过“升仙大会”和筑基丹,但关于血色禁地的事,他一个字也没提过。

        正想着对方是从哪里听得此事时,忽然,他脑海中灵光一现,随着松纹等人的身影闪过,他心中已经大致有数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方离也没点破,面上仍是回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略知一二,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韩立一听,当即将事情的原委详细道来,事实果如方离猜测的那样,韩立是从松纹等人口中知道的血色禁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来,就在方离回屋休息不久,吴九指等人结伴回到了住所,众人聚在一起,由太南小会聊到升仙大会,又由升仙大会聊到筑基丹,最后又说起血色禁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当韩立得知炼制筑基丹的主药只有血色禁地中才有时,整个人顿时就变得不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说起来,之前方离给他科普筑基丹时,他自持有逆天小瓶在手,只要找到丹方,筑基丹还不是手到擒来,故而,也就没有过多关心筑基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现在告诉他,想要炼制筑基丹,还要去一趟血色禁地,这让他如何还能从容的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更重要的是,那血色禁地掌握在越国七派手中,想要进去,还得先拜入七派中,这对他来说,又是一个难题。

        要知道,越国七派收徒大多都是从依附自家门派的修士家族中挑人,散修想要拜入门中,除非资质极好,否则想都别想。

        韩立早就从方离这里知道了灵根的区别,他很清楚,自己的灵根十分普通,七派绝不可能看得上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一来,连门派都进不去,还提什么筑基?

        难道要像松纹他们说的那样,去参加升仙大会,抢夺那十个名额?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不说其中的危险,便是抢到了一个名额又如何,以他那低劣的资质,光一颗筑基丹哪里够用?

        待结束闲聊,回到自己房间,韩立越想越迷茫,连之前在交易场购得全本长春功的喜悦都消散一空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后,思索许久,他还是有些不死心,这才忍不住跑到方离这里,想要确认此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听松纹道长说,炼制筑基丹的几味主药只有血色禁地才有,是不是真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着韩立目中的希冀,方离笑了笑,没有给他想要的答案,如实回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是真的,这几味主药没有种子,都是天地灵气所化,整个越国只有血色禁地中才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听此言,韩立的脸色瞬间变得凝沉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离见状,玩笑般道:“怎么,在担心怎么拜入七大派?”

        韩立捏了捏额头,苦笑道:“师兄难道有办法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离哈哈一笑,没有继续逗弄对方,点头道:“还真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他也不管韩立那瞬间由阴转晴的脸色,带着几分严肃提醒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拜入七派的事,你不用着急,一切有我,倒是那血色禁地,比升仙大会还要危险十倍,你还是先考虑怎么提升实力,保住性命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韩立见方离说的认真,心中顿时警醒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前松纹等人虽然也说过血色禁地十分危险之类的话,但到底有多危险,他们也没亲眼见过,都是道听途说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眼下,师兄既然也这么说,那想来是做不了假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此处,韩立只觉未来的道路越发不轻松,不过,拜师一事得以解决,他心情总算是舒缓了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思索一阵,他忽然想起一事,再次问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师兄对松纹道长怎么看?”

        韩立能这么问,肯定是对松纹道士有所保留,对此,方离倒不奇怪,老魔的谨慎那是刻在骨子里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当下,他略作思索,明言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俗话说,无事献殷勤,非奸即盗,散修报团取暖并不少见,但大多数都是自幼相识,知根知底,又或者彼此极为熟悉之后,才会结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松纹道士口才极佳,按理来说,应该不缺少同伴,这里颇有疑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此外,这人从见面起,就一直给人忠厚坦荡的感觉,仿佛毫无保留、没有缺点。

        殊不知任何事情都过犹不及,尤其对一个散修来说,警惕是任何时候都不能缺少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韩立听到这里,想起之前见面时,吴九指对他施展偷技,然后被松纹道士苦口婆心的劝告,那副处处为人着想的样子,不知怎么地,忽然就变得虚假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么一想,他忍不住望向方离,疑惑道:“师兄既然早就看出他图谋不轨,为何还要加入进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离想了想,也没隐瞒,将自己为墨大夫寻找躯壳的打算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言罢,他翻手取出一张飞剑符宝递了过去,并解释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此举有些危险,那松纹背后恐怕还有不少同伙,稳妥起见,这件符宝你先收好,有此物在,筑基之下,应该没几个人能威胁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又为韩立解释了一下符宝的来历。

        近年来,方离一有空闲就用造化丹珠复制飞剑符宝,现今手里已不下于十件,拿出一件给韩立根本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,他还想过拿此宝换一批灵石,但经过白天中年摊主一事后,他彻底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说起来,这造化丹珠的复制功能好用归好用,但也有一个缺点,那便是所有复制出来的物品都一模一样,在有心人眼里,这是一个大破绽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若非必要,方离是不打算出售复制出来的丹药灵符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刻,韩立望着手中印着飞剑的灵符,心中既感动,又有一股难以严明的滋味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前逛了那么长时间的交易场,他对修仙界的宝物已不是一无所知。这符宝虽是第一次听到,但一看就知道是比法器还要珍贵的存在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这还不是最重要的,对他来说,方离并未刻意隐瞒自身秘密的举动,令他更为安心。

        dengbi.net      dmxsw.com      qqxsw.com      yifan.net



        shuyue.net      epzw.net      qqwxw.com      xsguan.com



        xs007.com      zhuike.net      readw.com      23zw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