吾爱中文 - 修真小说 - 凡人:从七玄门开始在线阅读 - 027、议事殿

027、议事殿

        议事殿外,正等着掌门召见的方离,并不知道,就这会儿功夫,他携带升仙令拜宗一事,已在整个黄枫谷传播了开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与此同时,议事殿内,也因为此事,开始了一场激烈的争辩,当事之人乃是一位叶姓老者。

        说来也巧,两日后便是黄枫谷十年一次大开山门,招收新弟子的日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为此,黄枫谷掌门特意在今天召集了门内管事堂主共同商议此事。

        本来一切已经讨论妥当,但在那位守门弟子禀报方离一事后,殿内的气氛突然就变得诡异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升仙令代表着什么,殿内之人无一不晓,有人拿升仙令入门,无论如何,一粒筑基丹是少不了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也就说是,原本已经按照测试排名分配好的筑基丹,必须有人退出。

        按照约定俗成的规矩,自然是从排名倒数的人算起。

        本来,这事也摊不到叶姓老者的头上,奈何,排名最后的两位弟子,一个是门内结丹长老的后人,一个资质罕见,拥有异灵根。

        前者关系硬,后者门内明文规定,优先筑基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一来,出让筑基丹的弟子就落在了倒数第三名的头上,而此人正是叶姓老者的侄孙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叶姓老者而言,这可不亚于飞来横祸,教他如何能够接受的了,自热而然的,也就吵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眼看事情越演越烈,终于有人不耐烦,随口宽慰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叶师兄何必急于一时,那升仙令还未检查过,也许是假的也说不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闻听此言,殿内之人虽然明知道不可能,但还是纷纷出言附和。

        黄枫谷掌门也适时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刘师弟所言不无道理,咱们还是先检查那升仙令的真假,其他之事稍后再议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便吩咐那位守门弟子出去领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殿外,方离尽管不知道殿内之事,但等了这么久,多少也有了一些猜测。

        再见到守门弟子眼中那毫不掩饰的幸灾乐祸,他心中又多了几分把握。

        接下来,当进入议事殿,见到殿内诸人的表情后,他对自己的推测已经毫无怀疑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不明白殿内为何聚集了这么多人,但方离反应也不慢,来的路上,他已经向守门弟子打听过黄枫谷掌门的讯息,知道主位上那位留着三缕长髯的中年人便是当今黄枫谷掌门,钟灵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当下,他略显紧张地取出升仙令,双手高举,躬身拜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弟子方离,见过掌门,见过诸位师叔,这是弟子的升仙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从方离进入大殿开始,众人的目光就聚焦在了他的身上,此刻又纷纷转移到了那升仙令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此物已经三四百年未出现了,便是他们也感到新奇。

        钟掌门面色肃然,闻言一招手,取过升仙令,放在手中仔细检查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片刻后,只听他认真道:“不错,这是本派的升仙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此言一出,那叶姓老者的脸色顿时变得十分难看,望着方离的眼神也瞬间变得凌厉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筑基修士的目光何等锐利,方离心中一凛,只觉如芒在背,凭着敏锐的五感,他很快就锁定了这股目光的大致方向,同时,心下也有了猜测。

        能对自己有如此敌意的,不外乎原著中,那位被韩立分走筑基丹的叶姓老者。

        事实上,在来黄枫谷之前,他就通盘考虑过此事,甚至暗中思索过,这位叶姓老者与秦叶岭的叶家有没有关系。

        经过多方推测,最终,他肯定这位叶姓老者绝不是那个秦叶岭叶家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按照金光上人的年纪推测,叶家谋划他家升仙令的事也就在一二十年内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短的时间里,叶家之人不可能完全放下。倘若叶姓老者是叶家的人,肯定会怀疑升仙令的来历。

        换到原著中,他只要稍微一查,就可知道韩立的来历,以及七玄门中发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虽说各派接受升仙令从不问出处来历,但若是拥有确凿的杀人夺宝的证据,那叶姓老者绝对会拿出来告发韩立,继而剩下一笔钱财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原著中,韩立一直平安无事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因此,方离才会放心带着升仙令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刻,感受到叶姓老者的目光,方离不怒反喜,他本就没打算要这枚筑基丹,但叶姓老者若是不发难,他也不好主动说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还从未听说过,有哪个傻子主动放弃筑基丹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当此之际,方离装着一副隐有所觉的样子,扭头望向那目光出处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与叶姓老者对视的一瞬间,他猛地一个哆嗦,仿佛被吓得不轻,一脸惊惧地往后退缩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离这幅表现众人看在眼里,众多管事中,一位书生模样的中年男子猛地站起身,似乎看不惯叶姓老者的行为,语气严厉地告诫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叶师弟,请注意一下你的举止,你这是要以势压人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姓老者闻言,脸上怒气勃然而发,然而,不等他出声,旁边一位长着鹰钩鼻子的消瘦老者忽然站出来反驳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慕容师兄言过了,叶师兄不过是因为至亲的筑基丹被夺,悲痛之下以至于举止失措,此乃人之常情,师兄何必如此咄咄逼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他目光一转,望向方离,轻声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友不知,在你来之前,门内的筑基丹就已经分配完毕,但因为你的到来,不得不取消了叶师兄侄孙的名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本来,这筑基丹让给你也是应有之议,但叶师兄这位侄孙年龄已经不小,一旦错过这次机会,此生筑基的希望就渺茫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,希望你能理解叶师兄的心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话听起来像是在为叶姓老者解释,但话里话外分明是在为对方鸣冤叫屈。

        甚至,就差直说,是他方离横插一杆子,毁了人家侄孙的修仙大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这也正是消瘦老者故意为之,就是要通过这种无形的压力逼迫方离主动放弃筑基丹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场之人无一不是人精,一瞬间就猜到了此老的目的,只是这话说的四平八稳,就是想要斥责都无从下口。

        主位上,钟灵道微微皱了下眉头,思虑再三,最终还是没有出声阻止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刻,大殿之内,有人目露不屑,有人事不关己,有人等着看戏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他们却不知,于方离而言,消瘦老者一番叙说不亚于雪中送炭。

        当下,他装出一副既惶恐又委屈的样子,仿佛担心被事后报复,心不甘情不愿地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既是如此,这枚筑基丹弟子让出来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消瘦老者等的就是这句话,闻言嘴角一扬,眼中飞速闪过一抹得意。

        旁边,叶姓老者一听此言,顿时转怒为喜,急切道:“小……小友此言可当真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离一脸肉痛地回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弟子既然已经说出口,自是不会反悔,正好弟子修为尚浅,眼下筑基成功的可能性也不大,不如让给其他需要的师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好,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离话音未落,叶姓老者就激动地连道三个好字,说着,还不忘安慰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友放心,老夫不会让你白白让出筑基丹,些许灵石丹药,老夫还是有的,此外,等你日后争夺筑基丹时,老夫定会竭尽全力地帮助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多谢叶师叔了。”方离闻言,勉强露出一个笑脸。

        眼见事情完美解决,钟灵道暗暗松了口气,当下不忘夸道:“方小友能有如此胸怀,本掌门大感欣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他望向叶姓老者,仿佛是给方离吃定心丸,嘱咐道:“叶师弟,记住你说的话,一定要让方小友满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掌门大可放心,我一定不会亏待方师侄。”叶姓老者此时已经心花怒放,闻言拍着胸脯满口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钟灵道满意地点点头: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好,事情就这样定了,从今天起,方小友就是本门的弟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正好,一事不烦二主,叶师弟,就由你安排方师侄的住所,顺便给他讲讲本谷的门规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遵命,掌门!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姓老者长身而起,毫不迟疑地接下了法令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离见状,连忙躬身道别,然后跟在这位叶师叔身后,大步往殿外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dengbi.net      dmxsw.com      qqxsw.com      yifan.net



        shuyue.net      epzw.net      qqwxw.com      xsguan.com



        xs007.com      zhuike.net      readw.com      23zw.cc